极速赛车

摘要:受访专家认为,跨区域来操作,成立跨地区“反炒信”联盟,可以加强对炒信整个体系的源头到下游的监管,更有利于去铲除所谓的电商里边的“黑土壤”。

中国经济导报记者|公欣

退款困难、虚假宣传、网络售假、刷单炒信……互联网信息技术不断更迭、电子商务迅猛发展的表象之下却是波涛汹涌,出现了大量违法失信现象,严重影响正常市场秩序,侵害消费者合法权益。日前,国家发展改革委等8部门联合发布《关于加强对电子商务领域失信问题专项治理工作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通知要求,严厉打击整治电子商务领域违法失信行为,鼓励在已有的限制新设立账户等13项联合惩戒措施基础上,结合地方实际,创新制定联合惩戒措施。

据悉,对于限期未整改到位的失信主体,将督促省级“反炒信”联盟或有关电子商务类企业,对其实施限制入住会员、降低信用等级、屏蔽或关闭店铺、“封号封账”、公开曝光等惩戒措施。并将各城市政府实施电子商务失信问题专项治理工作纳入城市信用监测评估指标,根据专项治理工作的成效,酌情加减分。

一位接受采访的业内人士认为,此次国家发展改革委等8部门将严厉打击整治电子商务领域违法失信行为,可以说打出了一记“监管重拳”,将击中电商失信这一监管难点,通过开展电子商务领域失信联合惩戒,加大惩戒力度以提高失信成本,倒逼失信主体不敢失信、不能失信和不愿失信,营造诚信社会环境。

“出台该通知是加强电子商务领域事中事后监管的重要手段,对创造良好的电子商务生态环境、推动社会信用体系建设具有重要意义。”该人士告诉中国经济导报记者。

电商失信盛行

近年来,电子商务迅猛发展,已成为国民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和重要经济增长点,对促进我国经济发展和结构优化发挥着重要作用。然而,新事物的发展也衍生出一些新问题,电子商务交易的信用危机也日益突显出来,很大程度上制约了我国电子商务快速健康发展。

据中国电子商务投诉与维权公共服务平台大数据显示,2017年上半年通过在线递交、电话、邮件、微信、微博等多种投诉渠道受理的投诉案件数同比增长35.56%。

中国经济导报记者了解到,当前电商违法失信行为也在不断“升级”之中,令人颇为头疼。以刷单炒信行为为例,从过去直接对销量刷单,到如今的雇“水军”写测评,一些店家以更隐蔽的方式实现了更真实的“自我美化”,俨然形成了产业化的利益链条,不仅推高了网购成本,而且误导了消费者选择和判断,伤害整个社会的诚信环境。

与此同时,随着越来越多消费者不满足于国内购物,把眼光瞄向国外,近年跨境电商交易规模迅猛扩大,于是新的“陷阱”随之而出。在跨境电商领域,目前主要存在的问题包括商家造假、以次充好、物流时间过长等。

然而,目前我国信用保障体系还未完全建立,社会信用缺失反过来也会影响电子商务活动。“我国电子商务法律法规还不完善,缺乏明确的法律法规对电子商务进行规范。国内企业的交易多限于面对面的进行,网上信用意识较差。很多企业与个人对于信用的重要性缺乏应有的认识,社会上信用缺失行为盛行。”相关受访专家对中国经济导报记者说。

究其电子商务违法失信行为盛行的具体原因,业内人士分析认为,一是信息不对称,信息技术在给零售市场带来沟通便利的同时,也为虚假信息的制造提供了方便,丰富的信息在给交易者提供更多决策支持的同时,也增加了虚假信息误导其做出非理性决策的可能性;二是时间差,在零售电商平台进行交易时,交易双方往往是诺言在先,兑现在后,约定在前,完成约定在后,有了时间差就有了风险,从而给交易者带来了信任的问题;三是匿名制,网络是个虚拟的环境,交易者在网上是匿名的,匿名能够保护个人隐私,是在线交易吸引用户的一个重要方面,但同时匿名也产生了网络欺诈的空间,降低了交易者对网上交易的信任度。

政策加码严惩不贷

事实上,去年“双11”前夕,国家发展改革委就指导中国互联网协会和“反炒信”联盟成员企业,开展“反炒信、树诚信”活动,并委托信用服务机构,在产品质量、产品销售与服务、产品价格、物流服务等各环节,开展信用监测,完善电子商务领域信用记录。同时,国家信息中心主办的“信用中国”网站,公布了第一批“电子商务领域严重失信企业黑名单”,500家电商企业列入其中。

政策层面也是频频发力,不断加码,助力加快建设社会信用体系。据悉,早在2014年6月,国家就出台了《社会信用体系建设规划纲要(2014~2020)》。2016年,国务院又发布了《关于建立完善守信联合激励和失信联合惩戒制度加快推进社会诚信建设的指导意见》,信用成为市场配置资源的重要标准之一。2016年12月,国家发展改革委等部门联合印发《关于全面加强电子商务领域诚信建设的指导意见》,专门针对电子商务进行全流程信用建设,完善市场化评价体系,强化信用监管,营造诚实守信的电子商务发展环境。

此次通知指出,各地区要根据《关于全面加强电子商务领域诚信建设的指导意见》文件要求,广泛开展电子商务领域失信联合惩戒,一是加大信用信息公示力度,充分发挥“信用中国”网站和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作用,推动电子商务平台基本信息、信用信息及重大事件信息披露。

二是加大对失信主体的惩戒力度,各地方可以根据工作需要和地方实际,制定地方电子商务失信主体认定标准,并将认定后的电子商务领域“黑名单”纳入联合惩戒。相关部门已有失信企业认定标准的,按其规定执行。三是严厉打击整治电子商务领域违法失信行为,鼓励在已有的限制新设立账户等13项联合惩戒措施基础上,结合地方实际,创新制定联合惩戒措施。

根据通知要求,各地要建立跨部门跨地区工作机制,建立省级电子商务领域失信问题专项治理工作组,就本辖区内电子商务领域失信问题进行专项研究,并提出有针对性的措施和工作方案。同时,各地区要组织本辖区内的电商平台、互联网公司、物流企业等相关电子商务类企业成立区域性“反炒信”联盟,鼓励各地方探索成立跨地区“反炒信”联盟,依法依规推动联盟成员企业间信用信息共享,加强协同监测力度,拓宽监测渠道,对电子商务领域失信问题进行更有针对性的管控。

对此,受访专家认为,跨区域来操作,成立跨地区“反炒信”联盟,可以加强对炒信整个体系的源头到下游的监管,更有利于去铲除所谓的电商里边的“黑土壤”。

此外,通知还提出,加强对治理整顿过程的指导和监测。据悉,为加强对治理整顿过程的指导和监测,实时掌握专项治理工作的动态更新情况,国家发展改革委已经委托第三方信用服务机构和大数据监测公司对电子商务领域“黑名单”和重点关注名单失信主体进行全过程跟踪监测,并建立“电子商务领域‘黑名单’及重点关注名单专项治理工作台账”。

加快法律体制建设是关键

那么,具体来说,应如何遏制恶意“刷单”行为?专家认为可从两个方面着手加强:一是加重对于“刷单”行为主体及其负责人的失信成本,将工商查实、法院判决确认的“刷单”行为及其行政处罚等信息列入个人征信之中;二是加强平台与执法部门、司法部门的合作,利用其技术优势积极向执法部门举报并移交“刷单”线索,加大平台的监管责任,促使平台充分利用其技术和数据优势,加大力度查处“刷单”行为。

针对刷单炒信等行为,不应止于罚款。也有观点认为,对于刷单炒信行为,首先对涉事电商平台的网页进行“屏蔽”,对虚拟出来的高销量和“好评”进行“清空”。特别是,对于违规刷单炒信的电商平台,列入失信“黑名单”,并在网上公开曝光,接受社会监督;对于屡教不改者,轻则实施经济重罚,重则责令其退出电商领域,并永远限制进入。

受访专家表示,应根据电子商务的环境和交易特点,建立电子交易法律和制度、电子支付制度、信用卡制度等。电子商务涉及的法律问题还很多,如电子商务下的税收问题、司法管辖权问题、知识产权掩护问题、消费者权益掩护问题等也应尽快解决。

商务部研究院信用研究所所长韩家平建议,将电商诚信建设纳入国家社会信用体系建设重点领域,选择部分跨境电商、行业电商、零售电商和生活服务电商进行试点,建立电商主体实名认证、产品溯源、信用评价、信息共享、分类监管、联合惩戒激励等制度,并与公共信用信息、金融信用信息交换共享,建立覆盖全面的信用数据平台、公共服务(用户)平台和诚信组织,并逐步推广至全行业领域,最终形成对电商主体的全覆盖。


?
关于本网 广告服务 合作伙伴 人员招聘 联系我们 法律声明 人员查询 在线排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