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分赛车

201807031122292199.jpg

? 如今的商铺一片狼藉(商铺业主供图)


47岁的贾志华这几天心里像被扎了根针,彻夜难眠。


他在西安未央区的锦鹏国际酒店用品城投入千万资金与多年心血打造的一家陶瓷商铺,在10年租期仅仅经营不到2年的情况下,便遭到了开发商的强制驱逐。看着四邻逐有起色的商铺在开发商的推土机下支离破碎,变成废墟,贾志华经常在思考,这里真的是正在全力打造营商环境的大西安吗?


以下是我们根据贾志华的录音,整理出来的他在西安的遭遇:



? 当事人贾志华讲述其不幸遭遇


市场快拆完了 政府网站还在“招商”


2017年1月份,我怀着对未来的美好憧憬与西安锦鹏商业管理有限公司签订了10年的长期租赁合同。本来还想着挺幸运的,租的临街旺铺,从租金、装修到货物投入了两千多万之后,正当我信心满满,准备开门营业大干一场时,我看到市场上很多商户因为装修不合格、商铺规划不符合合同条约要开始整顿,并与部分不合格的商户中止了合约。


因为当时整个市场一片欣欣向荣,非常的繁华,我以为是管理方要把这个市场做大做强,在统一化、规范化管理上面做的更好。当时就想着这是好事情、好兆头呀,市场愈发规范、发展愈好,我们这些商户也才能往大了干不是......


随后不久,在2016年底把我招商进来的当时市场的管理方总经理张高峰,在2017年4月份自动离职,跟我断了联系。但就在2018年的5月份,张高峰亲口告诉我说,他离职的原因就是他知道了该市场的土地要出售转让,他心怀愧疚,无法面对信任他而招商进来的商户。随后,我也从市场管理部的一主管口中得知,开发商已经把用品城的土地给卖了。初听这个小道消息的时候我还不以为然,觉得管理方不应该,也不能这么草率的口头通知我,最起码要有一个文字性的书面通知。


说起来,我应该算是入驻用品城最后的一批,并且是使用面积最大的商户吧。之前做陶瓷生意苦于西安的酒店用品市场不规范,硬件条件差,找不到合适的,可以长期发展的地方。


? 西安锦鹏国际酒店用品城开业盛典(商铺业主供图)


一开始是从朋友那边听说了,锦鹏国际酒店用品城在2014年5月份对外招商,一直对外宣称是未央区的重点建设项目。并且华商报在当年5月份还做了整幅的报道,大肆宣扬这一政府重点项目,在未央区政府的官网上面,我也多次浏览了关于该项目的招商信息。一下子就让我好感倍增,毫不犹豫的将半生的积蓄投资了进来。


2017年用品城两周年庆典的时候,未央区一领导还专门为活动助阵讲话,这样一个在未央区举足轻重的项目,更加坚实了我对该项目的信任和信心。


在市场上的员工更换了一批又一批,市场土地已被卖掉的小道消息让商户心有不安的情况下,我看到后续还有两家商户在入驻,市场发展还算欣欣向荣,虽然心中存疑,但没想到事情发展到最后变得愈发严重。




? 锦鹏国际酒店用品城两周年庆典时未央区一领导参加(视频 / 商铺业主提供)


因为我们心里还是坚信着,这样一个能够请来区领导站台的项目,肯定不是说拆就能拆的。但是就在2017年12月份,说好的装修整顿突然在某一天变成了建筑物拆除,商户直接蒙圈了?拆除是从北区先开始的,当时只是市场的基层管理员挨家挨户口头通知了一下,听说是土地已经出售,要我必须在2018年5月底搬迁完毕,否则后果自负。


就在市场这块以各种名目驱逐投资商户,过半商铺被拆除的同时,我发现未央区政府的官网中招商项目一栏内,自2015年以来,未央区政府连续四年在推广招商信息,截止到今天依然能看到。


201807031124097799.jpg

? 截图内容来源:未央区政府官网


拆除VS招商?这是逗人玩呢。


还没正式营业就被告知要拆除


2017年6月,我们最不愿意面对的情况还是发生了。一开始市场管理方以“商户装修不符合条件”为由强制停水断电,断网锁门,将北区大部分商户驱离。


我是因为签了10年的合同,满打满算,连装修、布置展厅带进货,到现在还没有正式对外营业。本来预想着2018年5月份市场店庆的时候,我们同时也搞一个大规模的开业仪式,并且我们也通知了大部门的客户和供货商,如今是骑虎难下,看现在的发展局面是没戏了。在我与对方沟通许久的情况下,管理方虽然没有停电,但是已经被断水、断网,并在商铺门口建立围墙,道路受阻,为方便我早日搬离,市场还“仁慈”的留下了一个小口子仅供车辆通行。


2018年的春节,市场两旁楼顶的招牌与北区的商铺开拆,紧接着南区空置的商铺也开始拆除,市场烟尘笼罩,一片狼藉,商户已无法经营,多数人只能妥协搬离,现在像我这种少部分租期年限较长、投资数额较大的商户仅剩十来户,还在强撑着一口气,但也只能算的上是苟延残喘。


? 贾志华的店铺门前有围挡,后已被拆迁的建筑垃圾包围,孤立无援。(商铺业主供图)


也听其中一个做纺织制品生意的商户老板讲,在市场驱离他们之前,他们曾对市场管理方提出损失赔偿,但对方回复的只是租金损失一方面,对于商户前期投入的装修和租约内商户的盈利损失只字未提。


这个老板不服气,在2017年6月份以甲方违约将锦鹏告上了法院,但随后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以“市场属临时违章建筑而判决合同无效”,商户败诉。


在这样的情况之下,我很担心我投入两千多万辛苦经营的事业最后会血本无归。明明是开发商的违章建筑,为什么要让我们这些无辜的使用者来买单?

 

你一个区级别的重点建设项目,怎么就随随便便的变成了“违章建筑”?我们商户对于市场是否“五证”俱全不了解,区政府难道不清楚么?退一万步讲,如果市场没有合法经营手续,是谁给未央区政府的胆子,连区领导都为违法项目站台,难道就仅仅只是开放商扯上区政府做大旗,没有强硬的后台实力,锦鹏敢这样坑骗商户么?


碰见这样的情况,我们也在积极的想办法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在租赁合同的有效期内,锦鹏将我合法使用的所属土地租售他人,在我们不愿意妥协的情况下,采取各种手段威胁逼迫,目前商铺已经不具备正常的经营条件和环境。


? 商户被强制驱离,建筑被拆成废墟(商铺业主供图)


不争馒头争口气,我们心寒的是,这里的大多数商户老板都是背井离乡的外地人,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借贷做生意,很可能会血本无归,开发商与区政府沆瀣一气,对我们的遭遇不闻不问,逼得大家走投无路。


恐吓殴打只能以死相逼?


以前总觉得像黑社会这种恶势力只存在于电视剧中,我错了,他们的恐怖,没有经历过的人,那种恐怖你是无法体会到的。

 

当时市场通知的是5月份必须搬离,在我还在跟对方僵持的时候,周围的几家商铺发生了多起半夜门锁被砸,货物受损的情况,当事人去公安未央分局草滩派出所报案,却一直得不到立案,而派出所还不出具不予立案决定书,一时人心惶惶。就在5月10-20日期间,我们未见到政府任何拆迁文件的情况下,市场聘用的拆迁队伍与一些社会闲散人员在市场进行了一场镇压运动。

 

这群社会闲散人员全部统一着装,一身黑,小平头,身上有刺青,对于我们这些没有搬迁的人恶语相向,其中有一家商铺老板妻子上前评理时被强行架起,像扔货物一样扔到一边。面对他们的恶行,周围的民众和商铺伙计都是敢怒不敢言,在这群人的背后,我们看到市场的管理方在远远的站着,看着...我不相信二者之间没有关系。

 

201807031125055991.jpg

? 商铺员工被市场方当货物一样扔在一旁(商铺业主供图)


据我所知,除了我这个10年租约还算长的,其中有两家花了一千多万直接买断40年产权的商户现在已变成“孤城”,最令我感到不安的是,甘肃天水人东润玉一次性买断40年经营权,交给市场托管,在没有谈好任何补偿的情况下,她的商铺仅仅经营了3年后,就在一夜间被夷为平地。


知道现在跟开发商的关系已经闹成这样了,还留存下来的几家商户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鉴于之前对方都是半夜入室强拆,现在把老人还有孩子都留在了店里面,只能以命抗争。

 

对于强拆一事,我们始终未见到区政府相关人员出面解释,自始至终都是开发商一方,不知道他是觉得自己后台强硬,有人撑腰才敢这样有恃无恐!对于开发商一个个的用骗局把商户套进来,统一杀掉的行为,我们也曾找到未央信访办、区政府,但是在连续几次被当皮球一样踢来踢去之后,我们有了一个恐怖的发现,政府这边一直有人在给开放商偷偷报信。

 

在与开放商谈判的过程中,我们能明显感受到锦鹏背后是有保护伞的。因为每一次对方都“有理有据”的知道我们向政府举报的信息和证据材料,甚至嚣张的称政府一方有给他们打电话报消息。

 

事已至此,我们维权的一举一动全部在对方的掌握当中。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对商铺内所有的货物和装修情况做证据保全,进行公证,以防遭受更大的损失。

 

如今西商大会刚过,接下来可能会有越来越多的外地商人涌入西安投资做生意,希望我们的这种遭遇只是个例。在永康书记大力提倡政府要当“金牌店小二”、“五星级服务员”的关键时候,个别部门阴奉阳违,罔顾老百姓利益,未央区政府“投资未央,就是投资未来”岂不是一句戏言!

版权声明

本网原创,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注:凡注明“来源:XXX(非西部瞭望网 www.xibuliaowang.com)”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邮箱:805929693@qq.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