侍疾(第1/4 页)

第一天侍疾,谢荼虽然十分不情愿,可也不好让谢老夫人久等。

她接过吟心递过来的锦缎披风,带着吟心、典心,以及屋里的四个二等丫头,一行人浩浩荡荡地往益晖堂进发。

哪知道刚出院门,就遇见了同样带着一行人浩浩荡荡走着路的谢英。

谢英到底还是没忍住,仍旧是起了个大早,要陪着谢荼一起去面对谢老夫人的疾风骤雨。

不过谢荼却不想给他这个机会:

“哥哥,我是去侍疾的,又不是去上战场的,你不必如此紧张。”

谢英脚步微顿,皱眉看向自家胸有成竹的妹妹:“你当真不需要我陪着?”

若是头一天侍疾就让谢英陪着,谢老夫人肯定会捎带着折磨起他来。

不日便是放榜的日子,谢英还有更多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自然是不需要的。”谢荼双手拢在胸前,轻抬下颚示意道,“益晖堂的小丫头已经来接人了,哥哥你快回去吧。”

谢英顺着视线看过去,果然远处已经有个益晖堂的小丫头在探头探脑了。

“别担心,我不会有事的。”谢荼轻轻一笑,丢下一句话就又继续往益晖堂走去。

天色还未大亮,益晖堂里没点上几盏灯,光线昏暗、

做事的小丫头们全都踮着脚尖屏住呼吸,轻手轻脚不敢发出任何声响。

谢荼到的时候,谢老夫人的确还没起来,童妈妈早已穿好衣服守在内室门口等着传唤。

“姑娘来了。”童妈妈上前两步迎了上去,“老夫人昨儿个夜里还在念叨,说要麻烦姑娘每日来伺候,心里很是过意不去。”

“今早天还没亮,就念叨着姑娘来了没,担心姑娘没用早膳就来。老夫人刚睡着一会儿,姑娘要不坐着等等。”

童妈妈是个敞亮人,她从来不会和谢荼交恶,也总是在她们祖孙之间起到一个润滑的作用。

“妈妈受累了。”谢荼也不推脱,自顾地去了谢老夫人原本打算让她居住的暖阁里,坐在了临窗的圈椅上。

珠萍从随身带着的锦盒中,拿出一本志怪话本子递给她,绿萍巧萍立刻端着趁手的茶具上来斟茶,而菱萍则拿出带来的摆件,和吟心一起按照谢荼的喜好,布置起屋子来。

谢荼刚喝了一口茶,翻了两页纸,正屋那头谢老夫人就醒了,派了小丫头就来叫谢荼去跟前儿伺候。

谢荼放下手中的话本子起身去了正屋。

谢老夫人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