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1 章(第1/4 页)

云汉昭昭 减字偷声 20 字 2024-07-23 20:01:41

安荣吓了一跳,赶忙擦干眼泪,不敢再哭,憋得俊脸通红。

阿莫见吼住几人,眉毛一挑还有点得意:“放心吧,有我在,只要遵医嘱,你们家小郎君命长着呢。”

“是是是,阿莫姑娘请说,我们都听着。”

“他如今是心神损耗过重,又兼不饮不食,不出问题才怪,除了每日的药按时服用,一定得让他好好吃饭。”抬眼看了一下华景准备的粳米粥,忍不住皱眉,“你这不行,一点营养也没有,下次用肉汤熬粥,放些细细的肉绒,再不济也要打个鸡蛋进去啊。”

华景赶紧接话:“可她半昏睡着喂不进去啊。”

阿莫眉头一竖,端起那碗白粥,往榻上一放,抬手捏住华书下颌,勺子在齿间一撬,一勺白粥喂进去,再一关下颌,一整套动作流畅无比,抬头看着众人:这不喂进去了?

华景瞧着她粗暴的手法,又见华书轻咳起来,急了:“你这样会呛到她的。”

阿莫气笑了:“你们把个顶天立地的郎君当公主养呢?”

三人讪讪,不敢说话,却都在内心暗道:我们这位可不就是公主嘛。

阿莫觉得自己要烦死这一家子了!

但是很快,华景流水一样的珍稀药材送过来,她一点也不烦了!她爱死这一家子了!恨不得他们一人病一次!

阿莫笑眯眯地在那一个盒子一个盒子地数年份,连雁守疆进来了都不知道。

“咳!”

“嘿嘿,将军,快瞧瞧!这华家出手就是大方,要是这样的患者多几个,我一个人就能养咱们全军啦!”

雁守疆:“他不是只有皮外伤,怎么几天了还没好?”

阿莫抬头:“嗯?孟疏吗?他当日本就着了风寒发了高热,虽我及时喂了退热的药,但他心神有损,又没有好好将养,病情反复也是有的。”

雁守疆皱眉:“他发高热不是惊惧所致?”

阿莫失笑道:“将军开什么玩笑呢,惊惧高热?孟疏也只是瞧着瘦弱了些,哪就至于这么没用了?”

雁守疆急忙追问:“所以你的意思是,匈奴攻城之时他本就身体不适?”

所以状态不对?

不待阿莫回答,路风耀来报:“将军,各军已准备妥当。”

雁守疆收敛神色:“好,即刻出发。”回身对阿莫说,“好好照顾他,等我......算了,再说吧。”

阿莫不解地看着他离去,回过头来看见这一桌子的药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