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雾(第1/5 页)

成魔后和疯批师尊谈恋爱 玉川景 29 字 2024-07-25 08:32:00

漆黑的房屋内,隐隐传来微弱的喘息声,带着无助与绝望:“唔……唔……”

‘“吱丫”一声,门被推开,一道微弱的光芒瞬间撕裂了黑暗,照亮了屋内的一角。

这竟是一间看似平凡的卧房,一个身形佝偻的老人走了进来,她头发花白,凌乱不堪,手中捧着一盏微弱的烛火。

烛火自下而上,逐渐照亮了老人那沧桑的面庞,皮肤松弛,沟壑纵横。

她缓缓地走到床边,蹲下身子。床上的人影在微弱的灯光下显露出惊恐的神情,嘴巴被布巾紧紧捆绑,上面满是鲜血。

他的双眼瞪得大大的,两颗浑浊的眼珠似乎要突出眼眶。汗水与血水交融着,将他的花白头发黏在脸上,爬满血丝的眼球在烛火的映照下滚动,光影在其中由小变大。

张文翠凑近床边,她的面容在烛火的映照下显得扭曲而狰狞。她扒着床沿,凑近那个极力想要躲避的老人,冷冷地问:“你躲什么?”

老人挣扎着发出微弱的声音:“唔!唔唔——”

张文翠侧着耳朵,装作听不见的样子,“你说什么?我听不清。”

“唔唔……唔唔唔!”老人的声音更加微弱,但充满了恐惧。

张文翠冷笑一声,“看来是年纪大了,话都说不清了。”她手中突然闪过一道寒光,紧接着是一声闷哼。

老人颤抖着在床上挣扎,他的身体被紧紧束缚,只能被动地承受着痛苦。空气中弥漫着浓郁的血腥味,还夹杂着一股令人作呕的骚味。

张文翠捂住鼻子,嫌弃地瞥了一眼床上的老人,“扎你一刀就受不了了?果然是年纪大了不中用,都吓得尿出来了。”

她低头看着老人,语气中充满了愤怒和嘲讽,“叫什么叫什么,你在新婚之夜欺负梁清的时候不是很厉害吗?喝了点马尿就不要这张老脸了。我说你怎么转性了,还去收养一个孤女?”

“你看不出来儿子喜欢她吗?你这么做对得起谁!”

她越说越气,手中的匕首再次寒光一闪,又深深地刺入老人的身体。老人流着眼泪,封嘴的白布上鲜血渗出,从下颌倒流,染红了整个床单。

“咚!”

突如其来的声响打破了寂静,张文翠猛地回头,目光在触及到从阴影中走出的人影时瞬间凝固。

她慌乱地扯过被子,试图掩盖床上那血淋淋的人,“儿啊,你……你怎么会在这?”

肖远文脸色苍白,身形瘦削,仿佛一阵风就能将他吹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