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第1/2 页)

对面是何人 张欣 24 字 2024-07-10 08:01:58

他的话音像落在寂静的原始森林,悄无声息。

李希特又说了一遍,还是无人回应,包括李想

想,直觉告诉他不能开口。所有的人都闷声不响地看着李希特。

高管笑了起来,但还是极有风度道,看见了吧,根本没有人想跟你走,那我也只好请你滚蛋,因为我们没有时间照顾一个瘸子。

就在这时,谁也没有想到的事情发生了,只见李希特起身之后,以飞快的速度举起身下的椅子向落地玻璃窗上砸去,只听一声巨响,随着玻璃碎片的四处飞溅,实木椅子飞下楼去,落地窗上的一扇整块的玻璃也随之倾泻,稀里哗啦地向地面坠落。

就在这令人目瞪口呆之际,李希特又喊了一遍,我再问你们一次,谁愿意跟我走。这时人群像炸了营的蚁穴完全乱了,有人向门口奔去,有人要回到宿舍拿东西,还有的人主动维持秩序对要走的人苦苦相劝。场面一度混乱,李想想惊慌失措地站在原地一动不动,李希特哈哈大笑起来,一边高喊着,快跑吧孩子们,往人多的地方跑。

高管身边的打手像得到指令一样,全部向李希特拥了过去,不止一个人拔出了刀子,吊白眼手上的刀就锋利无比,他对着李希特连捅了好几刀。

李想想撕心裂肺地大叫了一声爸——

他看见父亲的胸前瞬间洇出了红色,就像戴了一朵大红花。父亲竭尽全力地扭过头来,看了他一眼,便闷声倒下。

这一眼,他终生难以忘怀。

李想想像疯了一样向父亲扑去,他在一地的血泊中抱住父亲,只觉得拳脚像雨点一样落在他的头上身上,但他不顾一切地呼唤父亲,父亲虽未闭上眼睛,却已出现谵妄,迅速地离这个世界远去。他全身软弱无力,整个人瘫在李想想的怀抱里,任由外人摆布。后来医院的大夫说有一刀切断了他的腹动脉,人是当场死亡的。

这时候,楼下飞落的椅子和玻璃已经招来了一圈围观的人,因为差点砸到行动缓慢的老人和奔跑的孩子。不止一个人报警,警察很快赶到了万家兴大厦十一楼。父子两个人被送到医院时已经被打得面目全非,李想想当时昏迷不醒,他的头部伤势严重,一共缝了十多针。此外四肢和后背布满伤痕,全身上下血迹斑斑,把年轻的女护士都给吓呆了。

李希特的瞳孔已经散大,前胸都是血窟窿。

警方随后展开全面调查。

项春成给李希特买了一块墓碑,是一块褚红色的边缘不规则的石材,价格是六万多元,如一觉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