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第1/4 页)

壁上观 fafa鱼 18 字 2024-07-21 11:25:26

怀胎十月,一朝分娩,诞下一个麒麟儿,而做侍卫的比那个当爹的还开心。

高愆最开始也以为那侍卫不过是李令仪的旧识,可直到后来,他亲眼看见那侍卫将他的傻小子扛在肩上骑大马玩。若是仅仅如此还能解释,可李令仪就笑着跟在侍卫身后,没有半点在他面前的木头模样。

上午还跟他哭儿子傻儿子呆,妾无颜面对陛下,陛下还请速速离去。下午就活蹦乱跳、喜笑颜开的,活像一匹脱了缰的野马。

高愆就站在不远处,看那三人什么时候才能发现他,可他腿都酸了,也没人出来给他解围,还是他二儿子散学路过此地,疑惑地问道:“爹爹待在这儿做什么?”

李令仪吃糕点的动作一顿,转过头看向他时,脸上的笑容已经凝固。她眉头微蹙,那变脸的速度之快,直让高愆双颊通红,无地自容:“爱妃身体大好了?”

“劳陛下挂念,好多了。”李令仪抱着傻老五来到高愆面前,盈盈一拜。她见高愆一直盯着那侍卫看,反倒越发坦然,直接侍卫喊道高愆面前,道:“幼时和哥哥总去林哥家里,可他们嫌我是女孩不带我玩。如今可好了,我们巧奴可是压他一头了,看他还从不从!”

许林连忙跪下请罪磕头,属下该死、娘娘恕罪说了一大堆。

李令仪一言不发,一双眼只盯着高巧,逗得他咯咯直笑。好半晌高愆才发话:“下去吧。”

李令仪看着许林离开,率先对着高愆问道:“妾身早先去寻陛下,陛下怎么不在?”

高愆不知真假,见她似嗔非嗔的恼怒,反倒忘了初衷。

那是什么时候开始起疑的呢?

李令仪也说不明白,她虽然讨厌高愆,可只要她看不见她就可以当没有那回事,难道她真的有如此明显?所以可她走进御书房,瞧见一封密信,查合州许家与皇五子时,内心居然诡异地腾起一种马上就要解脱的松快感。

她哥哥是尚书仆射,完全可以将她接回家去。可这时候她才想起原来高愆是个皇帝,她有些慌。平时她的小打小闹高愆可以不在意,只当她是女儿家的骄矜,可如今不一样了,高愆知道原来她那不是骄矜,她只是看不上自己。

李令仪先去找了李尚元,意料之中地被李尚元一顿臭骂,她的小侍卫还被悄默声地带走了。

不出三日,许林死了,自杀。

如今虽然只剩下高巧,可高愆疑心已种,不会轻易放弃,就连在朝的李尚元也遭受到了挂落,每日上朝高愆就差指着李尚元